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德衡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画评摘抄

2017-11-08 17:14: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绘画构图规律初探》

  《稻香季节》表现无边无际的辽阔田野,一片金黄的丰收稻田。常采用视觉惯性的方法,切不可在辽阔稻田两侧加树或建筑物,而是按照人们希望看到金黄田野的丰收喜悦心情,以视觉的惯性将空间一直推向无限的广阔境界,不画地平线,而一直把金黄稻田推向画外去,越远越虚,造成无边无际的宏大之感,使人们心旷神怡。如果不采取视觉惯性的做法,画面必然出现最远处的有尽的地平线,画面就变成有限空间和视野狭小的天地了。视觉惯性对突破画面边框线的有限空间,扩大画面的视野起很大作用。

赵华胜 著名国画家

《美苑》1980年第3期

美报报道“中国国画现代作品”在美展出

【美国《华盛顿邮报》三月五日刊登保罗·查理德的文章】题:中国的精美画幅

  中国最近几年送到美国展出的艺术品有两种。首先是宣传性质的流行作品展览。这些作品往往是赞扬时代,向我们展示欢乐的农民驾着拖拉机奔驰或渔民撒网捕鱼。然后是使人叹为观止的出土文物展品,展出中国古代的玉器、铜器和同真人一样大的陶俑,以颂扬过去。今天在全国地理学会展出的另一种展品是介乎两者之间的。

  这次展出称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画现代作品”展览会。展出的五十幅画是现代画,又不完全如此,看起来好像是新型古品。

  这些画是用墨画在绢或纸上,裱在锦缎上,内容和形式都是传统画,至少大多数画是这样的。这些画的笔法使人想起风行七百年之久的“文人”风格。画的题材很多,有花鸟、仙鹤、鹅、喜鹊、梅花和竹叶,当然还有十几张云雾缭绕的峡谷。

  但是却处处表现出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中国的宣传家们变得喜欢熊猫了。展览会上有些作品画的是熊猫。他们对“赤脚医生”也同样感到自豪。王月久的《山村卫生员》,把棉花签、煤油灯、人物的睫毛、头发都画得很细致。

  中国文字几乎就是一种语言的画图,因此往往一个人既是诗人又是画家。但是亚明画的河流《大江歌罢掉头东》是为另一个诗人的寄怀而作——这是周恩来总理的诗句。

  其他的画幅也同样巧妙的崇尚现代的爱国主义思想。杨德衡画的一幅云雾中的飞鹤俯视田野的美景,标题是《稻香季节》。在陈昌吉的挂轴里,骑在马背上穿着中国军装的出现在雾中的人,扛着现代的步枪。

  有些画完全没有政治色彩。画的是孔雀、鸟、狮、鹅、浮云、青松或迎春的花枝。许多画家画得很逼真,齐白石的着墨不多的寓意画是最随心所欲了。

  这里展出的画从许多方面来看在政治上或艺术上都是引人入胜的。

《参考消息》1981年3月24日

  《稻香季节》是工笔花鸟画的历史性转折,将来是要写进美术史的。

何溶 原《美术》杂志副主编

1981年9月12日,沈阳

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

——看辽宁画院画展有感

  杨德衡的组画《鹤乡图》,使人感到是那么新颖、动人、富有诗意。

曹振锋,中国美术馆副馆长

《文艺报》1983年第六期

  看了杨德衡的《鹤乡图》组画和孙鸣春的《春哺图》、《吐绶红叶》给人以强烈的新和美的感染,给人一股令人激奋的力量。杨德衡于鲁迅美术学院的毕业之作《稻香季节》即突破了花鸟画的旧局陈俗,巧妙地将花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开创了花鸟画的新形式、画出了新境意。如今,经过严冬、美丽的丹顶鹤又《春归》到自己的家乡。为了画好鹤,作者长期离乡深入鹤乡与鹤为友,正如作者所说,只有了解它、喜欢它、对它有感情,才能画好它。

《辽宁美术界》

1983年8月31日(第4期,总第7期)

飞来花鸟会石门

——参观辽宁画院花鸟画展随笔

  通过作品可以清楚地看到,辽宁的花鸟画家们是十分注意民族传统的。他们遵循和继承我国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为大自然传神写照。其笔墨的运用、造型的骨线、提炼、概括、变形、夸张、章法布局,以及诗、书、画、印的有机结合等等,生动地体现着民族绘画的精髓。更可贵的是画家在创作中,重视生活、重视写生,从现实生活中汲取营养,以创新意。杨德衡的《问世》、《自立》两幅,是这个画展中有代表性的作品。从作品上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那茫茫的草原,刚刚出壳的幼鹤,以及草丛远方充满水气的云雾……一下子就把人们带到了北国大自然的鹤乡之中,令人陶醉,如同身临其境,是富于新意的作品。

于念才

《河北日报》1983年9月25日

辽宁国画大有希望

辽宁中国画展座谈会侧记

  杨德衡同志说,创新要从内容出发,创新不光是手段问题,如果只是手段的变化,再变也算不得创新。只有内容新才是最根本的一条。这次我画“鹤乡图”深有感触,新只能依附于生活。艺术要想感人,必须从生活出发,闭门造车不行。我的这套鹤的组图基本上按照工笔画法画的,但背景我用了很多方法,有勾勒、有没骨,个别地方用了西画的方法,我也用了丙烯颜料,用了矾和板刷,这些都是为我所画的内容服务,离开了生活这些都是空谈,因此,以切身而论,离开内容去谈创新只有走邪路。

周皎

《辽宁美术界》1983年12月30日

生活与时代的画卷

——一九八三年度获奖美术作品评介

  杨德衡的花鸟新作《鹤乡图》,是一组描绘丹顶鹤生活的花鸟力作。画家几次涉足扎龙自然保护区,为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禽一鸟所深深感动。在创作中,画家不畏艰苦,在笔墨、色彩上做了许多尝试。构思中则力求切近生活,但又避免对生活自然的无选择罗列。因此,《鹤乡图》给人以质朴旷远的情致。《鹤乡图》的创作经验表明,花鸟画的继承与创新同样需要生活。

姜振国

《辽宁文艺界》1984年2月

画鹤高手杨德衡名扬海外

  本台消息:已画鹤着称的大陆名画家,辽宁画院画师杨德衡,近年来,屡赴鹤乡体验生活,写生作画,使笔下作品更加栩栩如生,备受大陆画界瞩目。杨先生决心继续努力,开拓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杨先生的作品,正越来越受到大陆同胞、港澳同胞和外国友人的欢迎。

记者 林荣华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峡之声广播电台,1987年10月10日新闻

  《初雪图》这幅画画的很好,真实的再现了八百年前的钓鱼台、玉渊潭的景象。

朱贵玉 钓鱼台国宾馆管理局局长

1997年4月11日

钓鱼台国宾馆

  非常成功!杨老师近两年连创佳作,《春归图》成功了,这幅《初雪图》又成功了。大雁,以前没有人这么画过。杨老师画的大雁没法比。

邬国印 京丰美术馆馆长

1997年4月13日

钓鱼台国宾馆

  《初雪图》画得好。生活气息很浓厚。

  京丰宾馆的巨作《春归图》也非常成功,构图很有气势,真像坐飞机往下看的感觉。水、陆处理得都很好,色彩感觉也好。

贺伯英 著名花鸟画家

1997年4月13日

钓鱼台国宾馆

  《春归图》这幅画无论从艺术性上,还是规模上,在中国花鸟画史上都是空前的。

姚景卿 著名花鸟画家

1997年

钓鱼台国宾馆

  《春归图》这张画立意新颖,气势宏大。

周秀清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国画家

1997年5月30日

鲁迅美术学院

  《春归图》这张画一看,唉呀一下子,有扑面而来的感觉,挺打人,还能经得住细看。

王宜胜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著名国画家

1997年4月23日

北京京丰宾馆

  这张《春归图》画的很好,如果能有点紫味会更好。

刘大为 中国美协主席、著名国画家

1997年

京丰美术馆

  你画的鹤很好,还大有潜力。画鹤的背景色彩更丰富了。

王朝闻 著名文艺理论家、原中国美协副主席、顾问、《美术》主编

998年12月15日

  这张《春归》很好,色彩明快。

  这张《问世》很好,背景颜色很好。

蔡若虹,原中国美协及《美术》杂志顾问

1998年12月23日

中国鹤画

  中国鹤画是中国画艺术的一面镜子,也是各个时代画家意识形态的一面镜子。清平盛世经济繁荣起、文化发达,画家多画群鹤、双鹤,表达吉祥喜庆,歌舞升平。如唐薛稷画十一只鹤,五代黄筌创画“云鹤”。宋徽宗画二十只鹤,明边任武画“白鹤”,新中国陈之佛画十只鹤,辽宁画家杨德衡的笔下绘出千只瑞鹤,其中《春归图》,气势恢宏,群鹤高翔天宇,俯视山海,美哉!壮哉!开一代画鹤新风。

王秀杰 时任盘锦市副市长、作家

《盘锦文学》1999年

  在养源斋看了《初雪图》,像这种没骨画法,在全国可以说独一无二,这是国宝级文物了。

王庆升 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著名花鸟画家

1999年7月31日

钓鱼台国宾馆

  《初雪图》这张画,头几天北京电视台二台介绍钓鱼台藏画时介绍过。画的好。

周彦生 广州美院教授、著名花鸟画家

1999年7月27日

钓鱼台国宾馆

《杨德衡鹤乡情画展》在京展出

  辽宁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画家杨德衡的“鹤乡情画展”2000年9月19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原文化部部长英若诚,徐悲鸿美术馆馆长廖静文,钓鱼台国宾馆馆长冯树森,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邓福星,中国美术馆馆长杨之舟,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劲粟,中国画研究院理论家赵力忠,北京画院院长刘春华,著名画家娄师白,原美术杂志社副主编夏硕奇、艺术理论家翟墨,荣宝斋杂志社杜唐晖等2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美术》杂志、北京电视台、辽宁电视台等20余家新闻媒体对画展进行了宣传报道。

  杨德衡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师承赵梦朱、钟质夫等著名国画家,其处女作《稻香季节》(1964年)美术杂志上发表后,曾在全国美术界引起轰动。

  八十年代初,杨德衡将自己的艺术生命之树植根于鹤乡的土地上,穿梭于辽吉黑三省的扎龙、向海、盘锦和江苏省的盐城之间,在鹤乡实地与养鹤人交谈,阅读、抄阅大量的科学资料,了解鹤的生息进程。在丹顶鹤栖息的沼泽湖边和芦苇丛中与鹤朝夕相处,观察其飞翔、求偶、孵雏、教子、争斗、对歌、对舞、长鸣等神态,有时冒着涉坠入深水中的危险,进行动态速写和生态速写鹤舞百态就是茌这艰苦的跋涉中画出来。生活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激情和表现欲望,所以他抓住“生活”这个“源”不放,不走“松鹤延年”和一味歌颂承平盛世的创作模式老路,跳出媚俗窠臼,以其人格化、生活化的艺术表现形式,将鹤的千姿百态再现于笔端。

  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刘曦林在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时说:杨德衡先生的画,无论他画《稻香季节》、画《傲雪》,一直到画《春归》、画大雁,这些作品都是从一个微观的角度来研究人和自然关系这样一门学问。他在研究过程中有一个特点,就是深入到仙鹤的家乡中去,很少有这样一位画仙鹤的画家,这么认真地、多次地深入到仙鹤的生活里边去,和仙鹤在一起,体验它们的生态,体验它们的情感。所以说,杨德衡先生画的仙鹤是不空洞的。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说:“杨德衡的画给人一种非常纯净的美感。”

  在这次展览中,有杨德衡历时十载完成的系列组画,其中《春归》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获优秀奖。《哺育》、《古藤逢春》分别入选第七、八届全国美展。展出期间召开了《杨德衡鹤乡情画展》学术研讨会。

秋子

《辽宁艺术界》2000年第6期

  很好,很有生活,又有传统。千万不能丢了传统。看画让人的灵魂有一个净化,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英若诚 原文化部副部长

2000年9月19日

中国美术馆

  这张画(指《傲雪》)很好,我们把它收进《中国美术50年》大画集里了。这幅画(指《初雪图》)画的很好。远处那条白线再减弱点,再虚一点就更好了。

杨力舟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国画家

2000年9月20日

中国美术馆

  非常非常好,体现出来绘画很深的功力。很美的色调,很美的鹤的形象、动态。给人一种非常纯净的美感。

  他到生活里去,观察、写生。在现在来说,我觉得这种很踏实的、很勤奋的,而且基本功那么好,这样的画家不多见了。

廖静文徐悲鸿纪念馆馆长

2000年9月19日

中国美术馆

  画的很好,很整体。花鸟画容易画碎了。有生活、有情调、很美。这只鹤(指《梦乡》)如果露出爪来会更美些。

哈孜·艾买提 中国美协副主席、新疆文联主席、著名画家

2000年9月23日

中国美术馆

文化广场:杨德衡画鹤名作在京展出

  新华社北京9月24日晚报专电(方华)以画鹤享誉中外的著名画家杨德衡近日将他数十年创作的以鹤为题材的精品带到首都中国美术馆展出,受到首都美术界和群众的欢迎。

  首都美术评论界及观众对杨德衡以鹤画为代表的国画给予较高的评价,认为杨德衡的国画,师古而不泥古,在背景烘托、画面结构、用笔用色和表现画作主题形态神韵等方面都有自己的创新,对画鹤有独到的研究和功力,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施宝华 新华社国内部高级编辑

2000年

《文艺报》新闻评述

杨德衡展示鹤乡情

  9月19日,一个以画鹤为主的《杨德衡鹤乡情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杨德衡1964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其毕业作品《稻香季节》为他赢得了最初的声名。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他没有沉湎于主题创作的潮流之中,而是以传统的花鸟画为基础,演绎新时代的篇章。他没有留下时代烙印,却为哪个时代提供了值得研究的个案。今天的杨德衡,专注于鹤以及其他花鸟题材,坚持从生活中发现自然之美,表现自然之美。中国绘画中有悠久的画鹤历史,在元明清的文人画传统中,鹤象征着长寿,故此寓意都比较直白,并没有像“四君子”题材那样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而杨德衡以其对鹤的情有独钟,画鹤基本上没有那种长寿的寓意,他更多的是关心今天的环境问题,所表现的则是自然的鹤与鹤的自然,这只中隐含有当下热门的话题。杨德衡所画的鹤,也运用了许多现代的技法,特别是吸收了西画的一些背景的处理,使那种所要表现的自然问题更符合生活的真实。

本报特约记者 陈履生

2000年9月21日

与鹤共舞——杨德衡鹤乡情画展

  正当他踌躇满志要干一番事业之时,政治风云却使他跌入低估。“文革”初期到干校劳动,其后到农村插队落户,创作中辍10余年。1979年,到政治冤案平反昭雪时,已人到中年。他只能奋起直追,多会流逝的时光,重新焕发艺术青春,创造新的业绩。

《科技日报》 2000年9月30日

主持人语

  画家专事于一种题材,在中国美术史中已成为一个特色。不管是画虾、画马、还是画鹤,都反映了画家的一种喜好。正好像西画中有的画家专长于静物,有的画家精擅于风景。形成这种喜好自然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与画家的生活或者经理有着紧密的联系。画家在某一题材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成就,往往容易被人们传颂,而这种社会评论又反作用于画家更多地倾情于这一题材的创作,如此的往复,就误导了人们的认知,以为某某画家就是专门画某一题材。实际上齐白石不是专门画虾,徐悲鸿也不是专门画马,而杨德衡也不是专门画鹤。现在市面上却又另一类的画家,以某一题材称“王”而流行于民间或官府。有各种各样的“王”——梅花王、葡萄王、猴王、虎王、鸡王、鸭王,如此等等,不一而是,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俗不可耐——画俗,人也俗。这些人并没有表现出在某一题材方面的成就,而是专门画某一题材,有的除了专门的题材之外,其它的都不回画,实际上是以某一题材沽名钓誉,所以,他们称“王”而难以称“霸”。杨德衡不是专门画鹤的画家,也不是什么“鹤王”,他比较多地画鹤,只是情感所致。他画鹤,研究鹤,特别是在形式技法上的努力,突破一些传统的程式。称“王”者应该引以为鉴。

本报特约主持:陈履生美术评论家

《文艺报》2000年10月12日

视窗画廊

  杨德衡笔下的仙鹤以及其他题材的花鸟,都有浓郁的生活情趣,那种处于画谱之外的生机,无不透露了他的情怀。生活为他积累了许多富有情趣的瞬间,也为他增加了许多可以叙述的细节,这些源于对生活体验基础上的构思立意以及造型和表现,不仅反映了他扎实的功力以及驾驭题材的能力,同时还在生机勃勃的花鸟世界中表现了他对发展当代花鸟画的理解。

《文艺报》2001年10月18日

中国美协青岛展览中心举办

杨德衡鹤乡情画展

  他学花鸟师承赵梦朱、钟质夫先生。他师古人,却不泥古不化;重师承,却不拘泥某派某家。他的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曾十下南北鹤乡。他擅工笔重彩,兼长没骨、写意,尤精画鹤。其作品主题深邃、意境阔达、构图严谨、清秀典雅。他努力追求花鸟画的博大境界和“雅俗共赏”。

是云

青岛《通俗文艺报》2001年7月12日

《中国现代花鸟画全集》下

艺术点评

  《稻香季节》是工笔花鸟画创新的代表作品,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画家把目光投向了稻田,也可以说画家把目光投向了人民大众与现实生活,把象征吉祥富贵的仙鹤安排在丰收的稻田里,这是前所未有的表现题材,其中所蕴含的现实意义是极其深远的。画面中金黄的稻田与白色仙鹤形成对比,画面十分灿烂;高贵的仙鹤飞舞欢鸣,在丰收季节与人同乐,另有一番情怀。稻田近实远虚,仙鹤近大远小,使画面空间深远,好似一条康庄大道一直通向远方。

倪霞

2002年9月

  《中国现代花鸟画全集》下,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9

  《春归》《稻香季节》艺术短评

  艺术点评:倪霞

  杨德衡,1939年生于丹东市,祖籍辽宁凤城。1964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辽宁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辽宁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杨德衡的花鸟画创作数十年来以鹤为主要描绘对象。作为一名热爱自然、表现自然的画家,为了观察鹤的生活习性,他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以鹤为友,坚持写生不止,创作了大量以鹤为题材的国画。在他的笔下,把作为中国传统吉祥物的鹤的灵性表现得出神入化,妙趣天成。在《春归》图中,作者着力表现群鹤在空中飞舞的生动优美的姿态,以大地回春、鹤归家乡,寓示着来年风调雨顺去,吉祥如意。

《白国文艺术研究》

文化是最重要的传承和积累

——兼评白国文的工笔画创作

  四、述及辽宁工笔画家阵容的形成,我们首先想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铁岭及铁岭地区的美术创作队伍。借此机会,应当提及杨德衡先生、周卫先生、张希华先生,他们走“五七”落户铁岭地区对其人才培养、形成风格所做的工作和贡献!

徐萍 辽宁画院研究员、原辽宁画院书记兼常务副院长

丹青抒怀抗非典前,笔墨寄情赠英雄

——辽宁画院向抗击非典一线医务人员捐赠书画活动侧记

  当合作两张丈二大幅作品后,杨德鹤先生又在一张八尺宣纸上奋笔挥毫,只见一群白羽丹顶仙鹤争先恐后,正奋翅起飞,画面极其生动,画家胸中澎湃之情跃然纸上。杨德衡先生说:“以仙鹤寓意白衣丹心的医务工作者,他(她)们正不避艰险,冲在最前线。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杨仁恺先生凝思片刻,提笔为此图赋名《白衣仙子图》。王秀杰主席说:“题图并茂,相得益彰,神来之笔。”

《中国画研究院通讯》2003年第6期

  杨德衡的这幅作品(《稻香季节》)是毕业创作。在全国学生成绩展览会上展出时,受到普遍的赞扬和好评,大家普遍认为,这是花鸟画的一个新的创造和开拓,它打破了过去花鸟画的传统的框框,使花鸟画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开辟了花鸟画的一个新的样式和风格。

《鲁艺在东北美术部专辑1946——1953》

2006年5月

“杨德衡从艺50周年回顾展”观众反映集萃

  “杨德衡从艺50周年回顾展”2006年12月19日至23日在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观众踊跃,反映强烈,好评如潮。许多观众参观三、四次,他们由衷地发出赞许,也有的提出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初开幕式、学术研讨会、答谢宴会贺仪、贺电外,观众的反映,挑较典型者集录如下。

  “杨德衡从艺50周年回顾展”是我一年内看多少次展览里最成功的一次。两句话:一是为人老实,二是作画传统。认认真真作画,老老实实做人。杨德衡作画认真,有些画家不是靠作品说话,而是靠忽悠。有个大画家去世30多年了,书报刊登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30年后轰动了全国。现在,我们国家画画的人很多,但老老实实继承传统的人不多,有的光继承没有创新。古人在没有画册的条件下老老实实画画。要画外下功夫,多了解社会。好哇!德衡画展是今年画展中最成功的一次!

  荷花画的多好哇!那副荷花好像是学生时期画的。德衡的工笔画可以过渡点小写意为好。搞点虚的,我读画,会看画,中国大家的画册我都全了,我会欣赏。赵华胜当院长时,祝福杨德衡教我画过松树,教得忒认真。德衡功底扎实。最大问题要谈画外功,主要不是画内功。画国画国学很重要。德衡基础好,又谦虚,不忽悠,不用豁上去写文章。这次展览有大量的花鸟,德衡突出画鹤,占重要位置,鹤画的很好,这次展览很成功,表示祝贺!

林声 原辽宁省副省长、辽宁省文史馆馆长

  展览太好了,头一次看到你这么多东西,以前对你的了解太少了。学生时期就画的那么好,基础扎实。你不但鹤画的好,大雁画的也好。有一个朝鲜画家画大雁画的很好,今天看了你画的大雁(指《初雪图》),你比他画的好。听说杨德衡退休了,李宝权市长大声感慨地说:“这样的人才,还退什么休啊!以后有机会向你请教。”

李宝权 沈阳市副市长、沈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您这次展览办得圆满成功!我特别喜欢一望无际的芦苇花中有三只小鹤那幅(指《清夏图》),很美。给芦苇以应有的地位,过去老是把鹤和松树画在一起,没有芦苇的地位,其实芦苇是鹤乡的主要植物。我过去写的关于画鹤的文章,准备再扩展一下,再充实些内容,可能把这幅画写进去并做插图。

王秀杰 辽宁省文联党组书记、主席、著名作家

  您这次展览非常成功!是近几年展事活动中档次最高的一次活动。

崔凯 辽宁省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剧

  第一次观展:

  你这次展览,给鲁美送来了一股春风,是一次绿色的盛宴!

  第二次观展:

  你这次展览给鲁美很大震动。你的画没有受任何污染,真正是绿色的。

  第三次观展:

  这么好的作品,是鲁艺建校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过的,可以说前无古人,今后50年也不会出这么好的学生。

  第四次观展:

  这个展览,我已经来看四次了。这么好的作品可不能随便卖,等国力增强的时候,这些画可值了钱了。

刘力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家

  你这次展览非常成功,在学校震动挺大,许多学生,特别是国画系学生有的几次来看,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展览了。今天,我又来了一次,是专门来拍照的。

冯铁铸 鲁美原教务处长

  画的好,那些早期的素描、速写甚至比创作更可贵。有的画淡化色彩,以墨为主会更好。有的画应更强调线的主导作用。

郑波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家

  杨院长这次画展是高水平的,豪华型的。这两位韩国客人(他陪韩国两位电视台长看画)也认为画展非常好,希望有机会能收藏你的作品。

及云辉 鲁迅美术学院外事处长、原美术馆馆长

  画展太好了,没想到你有这么多东西。今天上午,我把画册里的文字(指《写生作品集》)挨排看了一遍,下午再来展厅看一遍,好好学习学习。

刘东瀛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花鸟画家

2007年1月13日整理

鲁迅美术学院晏少翔教授对杨德衡评价

  你的基本功在学校、在全东北、乃至在全国都是好的。你看看现在学校,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不像样。你的基本功好,人品好,单位好,身体好,现在的年龄又正是国画家最好的时候,要抓紧时间再出些好作品。

  现在需要在“味”上多下些功夫,在“虚”字上多下些功夫,多琢磨琢磨。实的没有问题,在“虚”字上“味”字上多下些功夫,品格还会再提高一步。因为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所以给你提这个建议。你的字写的也很好。

  你的毕业创作《稻香季节》现在看仍然是好作品,这很不容易。但现在还这样画就感觉不够了,晕染得还应好一些,笔墨还应该好一些。

  你的画册我看过好几遍,在欧洲写生的画得很好!

  你还得空中花园应该取个名字,我想了个“凌云”,一形容其高,二寓意你的凌云之志。初国卿给你改一个字,叫“在云”,表示很高,已经在云彩之间了。

2007年4月23日于 晏少翔家

鹤舞九天

——中外大画家的鹤之恋曲

  杨德衡的花鸟画创作数十年来以鹤为主要描绘对象。作为一名热爱自然、表现自然的画家,为了观察鹤的生活习性,他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以鹤为友,坚持写生不止,创作了大量以鹤为题材的国画。在他的笔下,把作为中国传统吉祥物的鹤的灵性表现的出神入化、妙趣天成。

梓荃

《收藏界》2007年第9期

《艺术之鹤》

  当代东北以画鹤见长的画家较多,可能由于东北是鹤的故乡,地域风情为艺术家提供了创作源泉,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鹤,得以反复细致观察、描摹写生。辽宁画家杨德衡是当代画鹤高手。他到鹤乡去观察体验,烂熟于心;在传统中苦练深究,风格自成。其题材上让鹤返璞归真,放它们回归到沼泽、湖泊、芦苇荡、水草地中,放飞它们到晴空里、月夜下。艺术方法上中西交融,中主西辅:即运用传统的工笔重彩花鸟画技法,充盈着民族风格之韵味;又在色调的晕染上、画面不露白,参照西法。正如文物鉴赏家杨仁恺先生所评价的那样:“写生妙笔,体兼徐黄;晴空鹤舞,气象辉煌。”他沿袭自己的风格,历时七载完成了《春归》《对歌》《问世》《哺育》《教子》《初试》《舞恋》等描绘丹顶鹤生命历程的14幅组画,勘称创举,也可以说是他全部心血的结晶。他大胆打破传统,率先将苇鹤融入一个画面。因自古芦苇寓意卑微,千百年来,芦苇一直被追求吉祥的国人舍弃而选寓意长寿的松树与鹤构成“松鹤图”。他站在自然的土地上,以现实主义风格,还鹤于芦苇。《秋高图》甚至给芦苇以主要地位,让一大朵一大朵的芦花占据四分之三的画面,四只鹤则休闲地隐逸在一角。这是鹤生活的真实写意。《舞恋》中11只鹤全部在张开翅羽舞蹈,将自己美丽的姿态在沼泽湿地尽情的展示。《春归图》的白云蓝天背景中,群鹤俯视山海,展翅翱翔,从天而降。看他的鹤画,每一张都老道精熟,美哉,壮哉!

2008年1月

  杨院长谦虚,因为谦虚所以他能走得很远,因为谦虚,兼听则明,他能看清自己在客观、在群体、在时代当中的位置,所以他不迷茫。

徐萍 辽宁画院研究员、原辽宁画院书记兼常务副院长

2011年5月

《稻香季节》评价

  杨德衡先生的花鸟画引起我的注意还是在1964年全国艺术院校毕业创作,都集中到北京展览,看到了他的《稻香季节》。这张画引起了当时的广泛关注,因为这张画比老一代花鸟画境界更开阔,跟生活的接触更紧密了。

孙世昌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

2011年5月

《傲雪》评价

  画的是白雪覆盖之下的杜鹃花。今天我们看仍然被杜鹃映雪开放灿灿的精神,艳艳的色彩使人精神一振。由此也能够联想到我们党艰难曲折的经历,这也就是花鸟画除了它审美愉悦的功能以外,它的社会功能、对人的教化功能,对人精神境界的提升和感染功能的作用。

徐萍 辽宁画院研究员、原辽宁画院书记兼常务副院长

2011年5月

《春归图》评价

  把场面的铺排和环境的营造上,用全景式的,场面非常宏大,有气势。我觉得这是山水和花鸟画结合非常成功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工笔与写意的结合。他的画面上的主体鹤可以说是一丝不苟,环境的处理他用大排笔浓淡相间。

  第三是传统与现代,中西画法的结合做的非常好。适当的体面关系、透视关系。

  第四写实与浪漫相结合。严冬过尽、急切还乡的仙鹤做了形象的比喻,实现了从形式到内容和手法的完美结合,堪称当代中国花鸟画的一幅杰作。

邬国印 京丰美术馆馆长

2011年5月

  我记得他在给京丰宾馆根据他这套组画有一个叫《春归》的小画面,扩大,画的大场景的,这个展示了杨德衡先生花鸟画的另外一个境界,我认为就是“大境界”。我所说的“大境界”不单纯是场面大、空间大,关键是人的心胸大。他是从一个比较高的生活观照点,来看鹤、看人,所以我觉得他的花鸟画把这种“大境界”画出来是很不容易的。

孙世昌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

2011年5月

  从德衡本身来说,他就有这个气度。把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气派在他的画里体现出来了,作为花鸟画来说,我认为比较难。

刘东瀛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

2011年5月

《初雪图》评价

  没骨画是自古就有的一种传统。要把老的没骨画和他画的没骨画对比的话,

  他有一些清新的东西在里边,真实感方面比较突出。他这种写实能力要比老先生前进了一步。

孙世昌 鲁迅美术学院教授

2011年5月

杨德衡鹤主题画展关馆展出

  杨德衡打破传统的“松鹤延年”创作思路,把鹤拟人化、生活化。他以写实主义的手法,勾勒出鹤飞翔、求偶、孵卵、教子、争斗、长鸣等动作与神态,让高贵的鹤体现出真实感与亲切感。

黄青山

《深圳商报讯》2011年10月26日

与鹤共舞写意人生

“杨德衡画展”在关山月美术馆举行

  《情侣》是一张非常优美的作品,画家用没骨的手法结合逆光的画面效果,营造了丹顶鹤在夕阳中两两相望的浪漫场景。恋爱、结婚、生子,《问世》表现丹顶鹤生儿育女的场景。杨德衡说,丹顶鹤是非常送命的动物,小鹤父母孵蛋时听到壳里有啄壳声就不再孵了,站在一旁瞧着小鹤自己破壳而出,脸上的表现和人类为人父母前那种期待的神情如出一辙。不过,画家在这张作品里也融入了自己初次当父亲时的感情,用拟人化的手法表现小鹤的诞生。《梦乡》是一幅表现父爱如山的作品,夜深人静,小鹤睡梦正酣,鹤父亲眼睛半睁半闭,既在休息又在随时警戒着,准备着随时应对突发的危险。杨德衡说,丹顶鹤是很痴情的动物,一旦成家从此不离不弃,如果有一方不幸去世了,另一只必定不娶不嫁厮守终生,《思亲》表现的就是丹顶鹤在月圆时分怀念伴侣的场景。

记者彭子媚

深圳《晶报》2011年10月27日

杨德衡爱鹤画鹤“借鹤说话”

  鹤见的越多,他越喜欢鹤,喜欢它的勇敢、它的文雅、它的忠于爱情。他1985年一幅作品《思亲》,前景是一只鹤,低首凝思,远处是一轮满月,月上隐隐约约有两只鹤,亲昵嬉戏。“鹤不像其它的鸟,它一旦选定自己的伴侣,就终生不渝。”杨德衡说自己画鹤,其实也寄托了人的情感和心境,是“借鹤说话”。

李梦

香港《大公报》2012年9月12日

杨德衡花鸟画雅俗共赏

  国际青年文化交流中心(香港)主办的《杨德衡花鸟画展》10日在大会堂高座7楼开展,共展出他从艺50多年各阶段的主要作品86幅,吸引到本港众多绘画爱好者前来观摩交流。

  杨德衡说,香港是他今年两岸四地画展的第一站,多年的梦想成为现实。香港回归之际,他创作了长10米的巨幅工笔花鸟画《春归图》来表达大时代的感情。生活化和时代感是其画的特色,冲上变传统花鸟画的“小情趣”为“大境界”的画风。

记者张艺博

《香港商报》 2012年9月13日

  不管他的写意跟工笔里面,他的鹤的表现,他从小鹤出生,到整个哺乳过程,他都很精微地去描绘。

林淑女 台湾著名画家

2014年8月23日

  他的那个动感不是一般人能画出来的,所以杨老师能够享大名,成大就,最主要就是他的功夫,在写生、观察上他有独到的地方,这一点是一般画家做不到的。

张克齐 台湾艺术大学教授

2014年8月23日

  有西洋画的美感,中国画的墨色,西洋画的层次感,点、线、面、体、空间他都照顾到了。

苏瑞屏 前台北市美术馆馆长

2014年8月23日

杨德衡“回家”

  50余年的学习与实践,杨德衡已将艺术创作与人生阅历融为一体,他的作品既充满生活气息,又表现时代主题,在传达的意境上,独树一帜。从《稻香季节》到《春归图》,他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创作道路。

李月月

《鸭绿江周刊》 2014年9月19日

  杨德衡先生作为丹东走出去的画家,在丹东家乡举办他个人的画展,为我们辽宁争得了光荣,更为我们家乡丹东争得了光荣。

周国军 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2014年9月24日

  给我感动的第一点,他还能有这么多的作品留存,因为现在在当今这个市场上很多画家手里没有画,他们就急于走市场。但是作为杨老是非常沉得住的画家,

  杨老这个人做人、作画的品质、品格确实值得我们后人、年轻人来学习。

王易霓 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2014年9月24日

  杨先生受过鲁美“四老”的指点,受过传统的熏陶,同时他又是湖社的会员,湖社是上世纪20年代一个全国性的一个绘画组织,非常有传统,在海外也很有影响。他有自己的专项。他的专项就是向赵梦朱老师学习的那种没骨的技法,这种没骨的技法,到目前为止他是咱们辽宁省的旗帜。他从来不在外面宣传自己,为人很低调很谦和的,“艺无止境”这句话在他身上你能看到。

崔晓柏 辽宁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2014年9月24日

“回家”特别开心

——丹东籍画家杨德衡画展侧记

  杨德衡“回家”办画展,还吸引来许多省内、市内的同行。来自沈阳书画院的马喆很喜欢他的早期代表作《稻香季节》,他认为杨德衡之前东北虽有不少有成就的花鸟画家,但他们的作品地域特征不浓。杨德衡的《稻香季节》等作品却是面向生活,在立意、气象、韵味等方面都有了超越性进展,直观的表现了北方的地域风貌,在视觉上建构了北派花鸟画雄浑的艺术格调,对东北花鸟画的延续与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丹东日报》2014年9月25日

《沈阳当代美术史(1949——2008)》

  杨德衡(1939——)的工笔花鸟画《傲雪》开创了当代工笔花鸟画的新的样式,画面竖幅展现长白杜鹃傲雪凌霜,充分表达了宋杨无咎《柳梢青》的词意:“傲雪凌霜,平欺寒力,搀借春光。”对自然的挚爱和礼赞之于杨德衡会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他的心灵会为之颤栗,同时也会因此安宁。因为在他那里《傲雪》已等同于精神家园,他可以得其“诗意的栖居”(海德格尔),那清澈、幽深、纯净的雪,那光滑的冰,那不败的花朵,寓意着心性和格调!《傲雪》富于个性的绘画语言,形成了杨德衡富于诗意性的东方情韵和审美意境。

  杨德衡的《春归图》是一幅长10.5米、宽2.48米的巨幅重彩工笔花鸟画,表现了春天、大地和春归的鹤群,气势恢宏,寓意深刻,充分展现了工笔重彩画的典雅、精微、庄重、堂皇的效果,自然流露出一派庄严崇高的精神。5:1的超宽银幕构图,为鹤群的归来创造了一个自由翱翔高空、俯视大地的环境,大境界由此而生发出来。由于画幅巨大,近处的鹤比真鹤还要大些,有着震撼的效果,真实感人。画面上的11只鹤个个有着自己的飞翔动态,同时有相互衬托,相互对比,组成一组组集体形象,生动地表达了回归故乡的迫切心情。杨德衡在工笔画的技法中,适当地融进了写意的成分,在环境背景的刻画中吸收了写意山水画和水彩画的技法,有意识地加重色彩的表现意味。他把自己的构思凝结成一组诗句:“悠悠大地育青苍,玉宇澄埃重晴朗。百鸟有情今更切,严冬过尽急还乡。”画境与诗境、情趣与理趣,凝聚成艺术作品的美丽,也袒示了杨德衡醉心于生命自然的情怀。

  杨德衡的花鸟画《春归》有着“鹤鸣与九皋,声闻于天”(《诗经……小雅·鹤鸣》)的意境。杨德衡画鹤的意象,融会着一种生命之气,贯通的也是生命之气,这种艺术意象的气,自然导源于他的生命本体,同时也来自于鹤的生命运行的律动。在杨德衡这里,他将天、地、人合而为一,将天、地、人三者之气融为一体,转入为一种“文气”,这中间蕴含的是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杨德衡的中国画创作除了具有一种贯穿始终的画鹤题材外,他的笔墨程式总是在平易率真的抒情风格中荡漾出一种内蕴深秀的气质。特别是那种粗狂的构图和繁密的用笔细线以及一切需要巧慧的心智加以深入画鹤的细节,显露了辽海文化的渗透。作为一个花鸟画家,杨德衡的特质首先表现在对大自然的生命活力的高度敏感。当这种敏感与他的独特的“鹤乡”情怀融为一体的时候,他的笔墨意境便表现出浓郁的鹤乡诗意。

程义伟

2014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德衡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